欢迎光临南京优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! 联系我们 加入收藏

025-82263158

我们为您真诚的服务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资讯

行业资讯

News

Biotech“寒冬”进击术:高筑墙,广积粮,缓称王

发布时间:2023-5-23   浏览次数:432

“硅谷银行破产”一事暂且告一段落,不过其背后影响或许远不止于此。
这不单单是一个独立的“黑天鹅”事件,硅谷银行破产,一系列“连锁反应”到底影响有多大?对于中国创新药企影响又有几何?未来会影响到Biotech公司的黑天鹅事件还会有哪些?对于Biotech而言,如何警惕和防范金融的风险?这些都是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正如《黑天鹅》作者尼古拉斯·塔勒布曾言,那些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,它在意料之外,却又改变一切。
日前,E药经理人·微解药《投资人去哪儿》共同针对相关话题展开讨论。对此,InScienceWeTrust BioAdvisory创始合伙人唐钧认为,“硅谷银行破产”导致经济危机之说,总体而言概率不大,至于说美国会不会产生经济危机不好说,没有人知道。但是美国天干物燥,很容易点着,目前火星子基本上被扑灭了,但未来不好说。
北极光创投合伙人于芳表示,这件事情一点都不意外,也没有那么直接去影响到大家,只是更加清醒的让我们看到一个趋势,多融钱永远比估值重要,这肯定是现在经济情况之下最重要的。覆巢之下焉有完卵,但谁的护城河更高一些,谁的粮食更多一些,它可能受到的冲击是更小的。
爱科百发战略与商务拓展副总裁杨大洲则表示,风险是在哪里?一是钱更贵了,你想要拿到我的钱,需要给我更高的回报率,我才愿意把钱给你,小公司融钱一定是比以前更难了。二是公司有没有足够的钱撑到把好的临床数据做起来,大家愿意锦上添花,但当公司状态不好的时候,比如说账上没钱了,就会使一部分企业非常缺钱,没办法往前走,导致裁员,整个行业里面的整合和合并就频繁了。
以下是部分内容摘录:
张蕊:这次的硅谷银行破产事件影响到底有多大?是否会引发新的金融恐慌,甚至是金融危机?
唐钧:“硅谷银行破产”导致经济危机之说,总体而言概率不大,至于说美国会不会产生经济危机不好说,没有人知道。但是美国天干物燥,很容易点着,目前火星子基本上被扑灭了,美国政府、美国财政部、美国大银行联合起来,万众齐心解决此事,目前SVB事件告一段落。
但回到现实,实则余波未了,对我们生物技术公司非常有影响。第一、短期看,公司发不出工资,资金链如若断掉,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;第二、很多VC的钱是在SVB处,虽然钱能拿回来,但很多Biotech拿VC的钱可能会出现一些延迟,现在需要调整,从一个账户转到另一个账户。另外,美国这边资本市场非常不友好,融资窗口基本上关掉了。
张蕊:我们看到,资本寒冬还未过去,这个事件会对国内Biotech的融资产生影响吗?会变得更加困难吗?
于芳:中国的Biotech融资的难易程度跟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直接的相关性。实际上硅谷银行客户中Biotech的体量算小的了,它不仅给Biotech提供融资和储蓄,更多的是大公司,钱的体量也大,只是因为它确实跟创投行业有紧密关系,而且SVB架构对中国公司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桥梁,所以它会成为大家的选择之一,但实则只是一小部分客户。
我为什么觉得没有直接关系,因为这次是硅谷银行,明天可能是另一个银行,这件事情不是一个特别意外的事情,而且在此事发生之前,大家对市场趋势已经看得比较清楚了。在经历了美元加息后,当大家重新站在这个时间窗口之时,今年很多人就已经比较清楚看到,疫情过去了,一切并非回到了我们曾经以为的世界,不能期待我们的市场像曾经那么好,Biotech之前已经在转变心态和做法来应对今日市场,如合理预估公司的现金流、融资的难度等。
而此次硅谷银行破产事件的发生,也对心存侥幸心理的人敲了一记猛钟,提醒大家应该在战略上怎么去看待这个市场,在战术上具体到公司应该怎么存钱、应该跟什么银行合作、怎么去打官司、制定资产管理以及计划,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一点都不意外,也没有那么直接的去影响到大家,只是更加清醒的让我们看到这样一个趋势。
张蕊:国内很多Biotech公司出海以及与国外有一些研发合作,这个事件会影响到我们国内的Biotech出海的信心吗?
于芳:出海是中国优秀的Biotech公司必须走的一条路。因为国内市场不能给大家一个非常好的预期,所以我们要去扩大市场,这是一个必须要克服的问题,无论有多么大的挑战,这都是我们要走的一条路。
硅谷银行这事,我觉得影响不大,最主要的原因是钱都拿回来了,如果拿不回来可能是灭顶之灾。但是大家也肯定会做各种各样的安排,把风险尽可能降低。
但很多Biotech的创始人是科学家背景,我觉得对这部分人群有直接影响。大家做临床把药推上市占了大多数时间精力,然而对金融的理解不够,仍是在学习过程中,需要一个一个消化。某种程度上,我觉得此事不是坏事,正好告诉大家“钱不管理好是可能会没有的”。这两天,很多科学家创始人都说“根本就没想到还会这样”,但金融行业人实则根本不意外。所以对于科学家做创始人而言,从一个科学家转变成一个管理者而言,更加需要补充金融、经济、投资相关背景。
张蕊:未来会影响到Biotech公司的黑天鹅事件会有哪些?对于创新企业如何来警惕和防范金融的风险?
于芳:我觉得如果能够提前预测和防范到,它就不叫黑天鹅。我们的产业发展到目前,出现各种各样超出了我们想象空间的一些事件,我是真的觉得挺难的。“高筑墙、广积粮、缓称王”这句很多时候都挺有用的,即能够融资的时候尽量多去融资,进行资金管理尽可能多去存钱。
一句肺腑之言,多融钱永远比估值重要,这肯定是现在经济情况之下最重要的。“广积粮”即不用很着急去花更大花钱奠定行业地位,要去去做好自己的资金管理;“缓称王”即不要去过多表露自己的判断,要对项目的管理更加谨慎;“高筑墙”即自己的护城河提高,提高自己的竞争壁垒。最后无论是有很多黑天鹅事件也好,还是大的市场冲击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,每个人都是一样的,谁的护城河更高一些,谁的粮食更多一些,它可能受到的冲击是更小的。
唐钧:全球处方药的销售45%在美国,做这个行业我们必须得了解它,制定一个比较实际的策略。全球这些处方药公司利润估计超过一半来自美国,要是没有美国市场,我觉得很难做大,变成全球Bigpharma像白日梦。在这个大背景后,我讲几个点,一是美国生物医药市场也是过去10年可能最艰难的时候;二是现在生物技术公司这么便宜了,为什么美国没有出现大规模抄底的现象?其实,有一个很有意思现象,一方面小公司各种死法,也没有人接。另一方面也会出现辉瑞430亿美元收购Seagen这种情况;第三点是行业内部一个调整。美国的市场基本上是全球的指挥棒,国内企业真想做大的话,大家可能需要调整一下,比如要知道未来的风口在哪。
杨大洲:风险是在哪里?一是钱更贵了,你想要拿到我的钱,需要给我更高的回报率,我才愿意把钱给你,小公司融钱一定是比以前就更难了。二是公司有没有足够的钱撑到把好的临床数据做起来,大家愿意锦上添花,但当公司状态不好的时候,比如说账上没钱了,就会使一部分企业非常缺钱,没办法往前走,就需要裁员,整个行业里面的整合和合并就频繁了。
张蕊:多融钱永远比估值更重要,怎么才能融到钱呢?
于芳: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,创业变难了,融资变难了,我们投资也变难了。至于怎么具体去融资?回到根本,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,无论是哪行哪业,都要提高对自己的要求,我们做投资的门槛也在提高,融资就是变难了,不是说我缺失了某一方面的能力,我去学一学就补上了,而是它的门槛提高了,所以整个项目管理上就要更严苛更挑剔,没有别的好办法。
张蕊:今年的事件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相比,会像当年金融危机那样影响深远吗?
唐钧:我不知道,现在泡沫的确是非常大,能不能处理掉?也有可能处理掉,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,都爆掉了,中国大陆没有,所以这个连锁反应也是不一定就会发生。但是每次金融危机都不一样,现在的状况到底是灾后重建,还是黎明前的黑暗,或者是暴风骤雨前的平静,都不知道。本来金融事件发生的速度是难以想象的,像硅谷银行规模这么大的银行发展40多年了,也就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没了。
张蕊:硅谷银行的爆雷引发的连锁反应,会不会导致未来就业更加困难,甚至初创企业出现倒闭潮?
杨大洲:对于打工人而言,中国医药行业在5年后或10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?这是每个人需要问自己的。我们会像硅谷和波士顿一样吗?中国的初创企业大部分是小而美的企业,估值或者集聚效应可能没那么强,它的退出路径有两个:IPO或者卖给pharma。在这个过程中,无论是做研发的、做早期研发的、做临床研发的、做CMC的,我们需要长哪些见识,需要长哪些本事,然后在5年、10年之后的产业互动里面,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。中国人聪明而且勤奋,还特别喜欢琢磨,只要是"奔着大方向去的"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而对于比较体面的企业而言,只要它还有剩余价值,就是一个"在灰烬中重生的过程"。如果公司的团队和能力还在,还有创业的心,公司倒闭和估值清零再融资重来,从操作层面上讲十分类似,只是大家对"倒闭"更敏感。